热门标签
区块链防伪溯源 电商溯源 区块链版权溯源 区块链溯源系统 区块链食品溯源开发 区块链农产品溯源 区块链产品溯源 区块链商品溯源 区块链农业溯源 区块链食品溯源 http://www.h 溯源系统 艺术品溯源
小编推荐
大家都在关注
最新区块链资讯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主页 > 区块链资讯 >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下)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下)

2019-07-25 13:39:02 187 文章来源:汉全区块链 作者:Thinker

标签:

  (接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 上)

  Q:很多人声称区块链世界里不再需要公司存在?

  Vitalik:做公司和做以太坊确实很不一样。公司有逐利的天性,而开源项目成员是无偿参与贡献。

  以太坊可以说是开源项目,但也不仅仅是开源项目。比如说,对于开源项目你很容易照搬代码(“FORK”),并在此基础上做一个不一样的甚至超越原版。但是对于区块链来说,你要么就遵守我构建的网络的规则,要么就构建你自己的网络。

  做企业,你不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建立生态,你需要让业务快速步入正轨,让员工们各司其职。这期间吸引用户,获取用户是最重要的;而对于开源项目,用户可以去找自己感兴趣的。

  做企业你会制定路线,指导你的团队做事情。开源项目你的控制力就会弱很多,而且你会看到社区成员以各种方式自发为这个生态作贡献。你的社区会因此变得更包容且多元。

  Q:如果10-20年后加密货币应用普及了,那时世界会是什么样?最大的变化会是什么?

  Vitalik:我觉得金融领域会受益良多,那时智能合约的应用会像我们今天用互联网那么简单。

  2个月前我去了非洲,我问当地的以太坊社区成员,现在大家在用区块链做什么。他们的答案很简单,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现在正将区块链应用于某些行业,例如将区块链溯源应用在银行的业务上。现在有很多非洲人,他们在互联网上远程为很多发达国家的公司工作,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赚很多钱。如果没有加密货币,他们很难把赚的钱转回非洲,像银行这样的中介机构还会至少抽成10%。我觉得这个应用虽然简单但有意义。

  去中心化应用同样具有潜力,比如媒体和共享经济这样的平台就不应该完全受控于中心化的组织。就像20年前的世界没有互联网,人们只能独立做软件,你做出来就在你的电脑上,我做出来就在我的电脑上。彼此之间没联系。

  Q:你觉得那时Google还会存在吗?

  Vitalik:Google肯定还会存在,只不过它会顺势调整它的商业模式和做事的方式。科技不会改变颠覆政府组织和大公司,但是会促使他们改变。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下)

  Q:你觉得现在区块链领域,哪些被高估了,哪些被低估了?

  Vitalik:短期来看,DeFi(去中心化金融)有些被高估了,这个领域的确有一些可喜的成绩,但我觉得技术并没有跟上。人们低估了这里面的风险,尤其是智能合约漏洞导致的严重后果。比如上周,一个DeFi平台因为其中一个预言机出现bug而被黑客成功攻破,因此损失了3700万美金。

  被低估的,我觉得非金融性的Dapp会有趣,比如身份认证,新加坡有一个项目是为高校做学历认证的,确保无法造假。

  谈世界

  “情况正在发生变化,项目中心越来越集中在美国和中国学术界。”

  Q:有一种观点认为区块链在中国,比起理念和技术大家更重视钱。你认同吗?你怎么看区块链在不同国家的发展差异?

  Vitalik:实际上区块链在美国和亚洲,包括中国大陆和东亚,发展是类似的。因为有大量的VC和投资基金,大型项目可以消耗这些资金来创造产品。欧洲这种情况不多,更有非盈利黑客文化精神。

  当然美国和欧洲有更相似的地方,大家更强调理念和技术——理念包括去中心化、开源、自由、社会公益等,技术包括共识算法、零知识证明、签名方案等。而亚洲则更关注加密货币、交易和挖矿。

  但最近这种情况正在发生变化。项目中心集中在美国和中国学术界,中国和亚洲也出现了针对隐私、分片等技术的独立研究项目。同时,企业接受区块链的进程正在全球各地稳步推进。

  Q:所以公链竞争将主要发生在中国和美国之间?

  Vitalik:我认为应该是三者之间,美国、中国、欧洲。欧洲也有项目做得非常好,比如Tezos(和以太坊类似的智能合约平台)。

  以太坊基金会的成员分布在这三大地区,如果你将澳大利亚考虑进来就是四大地区。我们尝试做到地理上的去中心化。

  Q:目前全球很多国家都出现了社会紧张和政治危机。区块链有可能改变现有的政治生态吗?比如很多人认为其机制可用投票实现组织自治?

  Vitalik:如果你研究经济学,你会发现区块链目前主流的匿名定量投票(anonymous quant voting)其实存在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你有很多钱,那你就可以掌握绝对主动权,相反没什么资金实力的人就不会有什么参与决策的权利。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一个公司通过收购另一个公司的多数股份而实现对该公司的收购和控制。

  我也在和Glen Weyl博士一起设计二次投票机制(quadratic voting/funding),来尝试解决匿名定量投票存在的诸多问题。

  Q:DAO是这种组织自治的尝试吗,目前效果如何?

  Vitalik:DAO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一方面我很高兴看到很多DAO组织的尝试,他们确实可以做很多一般的组织无法做到的事情,但是DAO组织其实现阶段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么神奇,目前DAO还处于非常早期阶段。

  比如你看MolochDao,这是最近为帮助以太坊上的公益项目募资而成立的DAO项目。他的存在是好事,但是他没有解决本质的经济激励问题,最直接的就是为什么公益项目(public goods)很难募集到资金?

  除非有一个中心化的机构,不然DAO组织中每个人各自做决定,每个人只能拿到很小部分的奖励,大家就没有动力去参与。MolochDao现在有2-3百万美金的资金,这3百万价值的Ether是来自本来就想为公益事业做贡献的捐赠者。还有很多对以太坊来说非常有价值的项目,价值远远超过3百万美金。DAO本身如果有钱,什么都好说,但如果没有,融资就是一个大问题。

  谈自己

  “好的生活不只与你拥有的东西有关,也与你失去的东西有关。”

  Q:你有钱之后,买的最贵的一件东西是什么?

  Vitalik:不告诉你(笑)。

  Q:如果你不做以太坊,会做什么?

  Vitalik:我可能会去更深入研究去中心化的经济体系,就像我前面说到的二次投票机制(quadratic voting/funding),是我除了以太坊之外非常感兴趣的。

  如果上升到社会的角度,社会其实非常需要在治理方面的创新,比如大规模群体决策(decision making)可以通过一些工具来帮助解决。再有就是一些关于密码学的研究,这个研究领域不限于应用在区块链上。

  除了密码学和经济,还有一些我很感兴趣的领域,比如延长寿命的研究、致力于缓解世界贫困的项目等等。因为我不是这些领域的专家,所以我只能通过捐赠来支持。

  Q:在区块链世界里,你最欣赏的人是谁?

  Vitalik:在以太坊领域之外,我非常尊重Zooko。他不是一个“吸币怪”(a coin pumper,指只关心用加密货币赚钱的人)或者狭隘的极端主义者,他对技术和社会有着深刻的见解。这样的人在区块链世界中为数不多,他是一个。

  如果你看一下区块链世界中人们的Twitter,大多数加密货币创始人70%以上的Twitter都在推销自己的币。但Zooko和我挺像的,他总在讨论各种广泛的兴趣,他甚至向我介绍了一个每天发布第二次世界大战总结的Twitter账号。我喜欢这样。

  我还喜欢Tim Swanson。他虽然是一个批判者,但愿意与区块链世界交流,并与其中的人成为朋友。

  Q:哪本书对你的影响最大?

  Vitalik:最近读的一个博客—Slate star CodeX,信息量很大,像读了5本书的感觉。

  还有就是Robin Hason写的《The Elephant in the Brain》。这本书的有趣之处在于他讨论了人的动机的复杂性,我们不能诚实的面对自己做一件事情的动机。

  举个例子,你可能觉得自己做事情的出发点是对这个世界有益,或者对社会来说有意义。但是最终你会发现,你做的那些对世界有益的事情,就是那些让你变得富有和有名的事情。尽管我们做一件事同时会有N种动机,比如为全人类谋福祉、自私、潜意识下的动机等等。我们也会对自己撒谎,认为其中一种(好的动机)才是我们做这件事的真正动机。

  Q:你用来理解世界、做出决策的底层理论是什么?

  Vitalik:我认为只有一个底层理论是不够的,会给自己画地为牢。

  哲学家Isaiah Berlin写过一本书《刺猬和狐狸》(The Hedgehog and the Fox),标题是对古希腊诗人Archilochus片段的引用:“狐狸知道许多事情,但刺猬知道一件大事”。

  刺猬有一个宏大的理论(比如自由主义者、无神论者),他们乐于将这些理论扩展到许多领域,享受其简约性,并以极大的信心表达他们的观点。另一方面,狐狸对宏观理论持怀疑态度,对预测不敏感,并准备根据实际事件调整自己的想法。组织行为学教授Philip Tetlock认为狐狸是比刺猬更好的预测者。

  Q:除了创造以太坊之外,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Vitalik:可能是我写的所有文字。

  Q:柏拉图主张把政治统治权完全交给少数哲学家。你如何看?

  Vitalik:国王意味着硬实力,我更喜欢做的是软实力。

  Q:如果你能选择历史上的一个人来交换人生,你会选谁?

  Vitalik:我更喜欢靠近未来,拥有更高的存活机会——直到我们发明了延长生命的技术,能活得更久。

  如果是过去的话,我还需要好好考虑。我不确定成为历史上的名人是个好主意,名人不一定拥有最好的生活。

  Q:对你来说,什么是更好的生活?

  Vitalik: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的看法在过去几年中发生了很大变化。十年前,我会想拥有的东西是:出名、受人尊敬、有更多钱。

  但最近我的想法变了:美好的生活不只与你拥有的东西有关,也与你失去的东西有关。

  金钱的价值的在于,你可以尽情过自己的生活,而不必担心需要更多钱。出名的好处在于你不会感到孤独或无聊,缺点是围绕着你的人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你会被更多人困扰,失去了自由和隐私。

本文链接:http://www.hqqukuai.com/news/106.html

广州汉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