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区块链防伪溯源 电商溯源 区块链版权溯源 区块链溯源系统 区块链食品溯源开发 区块链农产品溯源 区块链产品溯源 区块链商品溯源 区块链农业溯源 区块链食品溯源 http://www.h 溯源系统 艺术品溯源
小编推荐
大家都在关注
最新区块链资讯
随机推荐

当前位置:主页 > 区块链资讯 >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上)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上)

2019-07-24 15:53:23 52 文章来源:汉全区块链 作者:Thinker

标签:

  中本聪的比特币论文给人们打开了加密货币的大门,但人们一直在尝试区块链的应用方向,发现了区块链+的模式,例如区块链溯源,但除此以外再无突破。直到2017年,通过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平台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区块链火了,人们找到了新的打开方式。Vitalik一手创建的以太坊则将整个行业推向巅峰,人们为了表示对他的崇拜,称这位25岁的年轻人为“V神”。

  V神的成长经历也很特别,他主要通过互联网而非学校教育获取知识。他的父亲Dmitry Buterin是一名计算机科学家,他4岁时收到人生的第一台电脑,5岁父母离婚,6岁随父亲从俄罗斯移民加拿大,小学三年级能以常人两倍速度心算,六年级他发觉了自己的数学天分,12岁用C++写了一款小游戏。

  高中时他在父亲的影响下知道比特币,之后沉迷其中。17岁时他就成为了《比特币周刊》的撰稿人,每篇文章可以赚5个比特币。19岁,Vitalik办理休学。

  Vitalik一直认为自己是“outside the system”,所以他建立以太坊的初衷也是为一群边缘人群服务。但讽刺的是,2017年ICO爆红之后,以太坊却成为炒作者与投机者的天堂。这与Vitalik当初的梦想背道而驰。

  以太坊受到的第一次冲击,是类似波场这种靠营销上位的币,这极大刺激了这位理想主义者,Vitalik说,如果波场超越了以太坊,“我会对人类失去一大部分希望”。

  以太坊受到的第二次冲击,是Facebook提出的Libra,Libra是一个更现实、也更有想象力的产品。Vitalik说,Libra“绝对会”和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公链形成竞争。

  Vitalik的成长故事、独特的理念和思考,让他成为区块链世界中最值得对话的人物之一。以下是对Vitalik的访谈。

区块链:实现一个更包容的世界(上)

  谈Libra

  “去中心化不仅是一个理想,更是一个成功率极高的、非常实用的战略。”

  Q:Facebook推出Libra,会对以太坊和比特币造成什么冲击?

  Vitalik:我不认为像Libra这种大企业背书的加密货币会完全取代去中心化金融,不受任何个人或中心化组织控制的平台依然有很大价值。

  硅谷肯定是想在金融方面涉足更多。要知道,做一个加密货币比做支付生意简单的多。后者你需要和各国的金融系统搞好关系。

  Q:这会对其他国家的法币造成冲击吗,比如人民币?

  Vitalik:有可能。因为为Libra做背书的主要参与者大多都是美国企业,其他国家会对这样一个基本由美国控制的项目存有戒备。

  Q: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很少在历史上成为最后的赢家。像Facebook的Libra这样更现实的项目,是否才是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关键推动者?

  Vitalik:也许。区块链里实际发生的一些事,有一些很可能包括我在内的理想主义者期望的,直接产生冲突。每一场技术革命都是这样。

  但绝大多数的Libra验证者都在美国,很多国家的很多人都非常不信任以美国为基础的系统,因为他们不信任美国政府。这可能是它全球化应用的重大障碍。像以太坊这样的去中心化系统没有这个障碍。

  因此,去中心化不仅仅是一个理想目标,更是一种在如今日益缺乏信任的世界中具有极高成功率的战略,一个非常实用的战略。我们应该坚持它,以增加我们成功的机会。

  Q:你非常认同自由和去中心化。什么给了你自由主义、去中心化的第一次启蒙?

  Vitalik:我从小就感觉到自由、开放、平等都很重要。当我上高中时,这些感觉开始变成更稳固的人生观。当时我发现了免费开源软件社区、奥地利经济学、比特币,它们都在同一时期出现在我的世界里。我花了很多时间在互联网上阅读书籍和文章,探索这些理念和社区。

  某种程度上,我是一个一直生活在“系统之外”的人。我通过互联网自己学习很多东西的经历,让我意识到一件事情很重要:建立一个世界,让不管以任何方式脱离主流的人们都可以在这里生活。

  我年轻的时候没有信用卡,比特币使我能够在互联网上买东西,更重要的是它让我能在网上找到工作,开始赚钱。对我来说这就是一个重要的现实生活示范,证明了去中心化技术的价值——创造一个更包容的世界。

  Q:在现实世界中,人们似乎还是倾向于相信中心化的组织,比如政府、银行、大公司。

  Vitalik:我不认为去中心化系统应该接管全世界,只要能够占据一个关键领域就够了。

  Q:现在区块链占据的领域是不是太小了,只有交易所和一部分加密货币。

  Vitalik:只是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当技术发展到那了,我们再看看会发生什么。

  Q:你曾经说过,如果波场战胜了以太坊,你会对人类失去部分信心。你认为波场和孙宇晨会成功吗?

  Vitalik:我之前称孙宇晨为中国的特朗普。他很有可能以像特朗普那样的方式“成功”。如果又一场区块链泡沫发生了,像波场一样的项目可以膨胀得非常巨大。它甚至可以演变成对某些东西有用的项目,例如赌博。

  但它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这是我非常担心的结果。这种事情可能会让政府介入监管,然后打击整个行业。

  现在很多项目上的人们其实都没有接受足够的金融教育,不知道避开风险——这是我不通过银行整合等方式将大量资金投入到区块链的原因之一。区块链世界需要更多时间在相对简单的环境中成长。

  Q:你是否认为区块链领域实际上增长得太快?

  Vitalik:以太坊区块链目前100%已满(指以太坊网络拥堵)。如果增长变得越来越快,额外的能量就不会花在有用的事情上。

  Q:高速增长带来的问题是什么?

  Vitalik:可扩展性尚未准备好是一个大问题,用户账户安全性尚未准备好是另一个大问题。想象一下,如果移动钱包中有500亿美元的加密货币,操作系统中有一个后门……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周都会在Twitter上公开推动更好的账户安全解决方案,例如多机构恢复和社交恢复。

  我知道中国科技界的巨大优势在于建立良好的用户体验,因此解决账户安全问题可能是中国以太坊社区的人们可以尝试并做得很好的事情。

  谈进化

  “我们不得不在最完美和最简洁之间取舍。”

  Q:以太坊向2.0升级的过程中,你做过最大的妥协是什么?

  Vitalik:最大的妥协可能是我们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比如我们没有时间创造更完美和更漂亮的算法。

  Casper FFG就是一个例子。即使在今天,我们也知道Casper CBC在理论上更好,但我们决定将它放到未来版本。Casper FFG协议比六个月前缩短了约30%,因为我们一致努力简化它。(注:Casper FFG是以太坊2.0的核心共识机制,Casper CBC是另一种共识机制,比前者更复杂。)

  另一个关键决定是将以太坊2.0作为一个独立公链和以太坊1.0分开。它使协议设计更加清晰,但也意味着从以太坊1.0到以太坊2.0的过渡很难管理。我们不得不在最完美和最简洁的协议之间取舍,我们选择了后者。

  Q:以太坊现在最大的对手是谁,未来最大的对手是谁?

  Vitalik:以太坊是一个多元生态,包含很多东西。如果你把它看成是加密货币,那它就面临着其他加密货币的竞争。如果你把它看作去中心化应用,那它面临着越来越多此类应用的竞争。

  作为一个承接Dapp(去中心化应用程序)等应用的基础设施,和其他中心化的基础设施其实很难比较。举个例子,区块链总共才有1000万用户,像Facebook、微信这样的平台的用户数是区块链的100倍,如果区块链不能提供中心化平台用户需要的服务,那就无法比较。

  Q:很多人对以太坊的质疑是,以太坊除了ICO并没有其他成为主流的应用。以太坊2.0上线后,你认为会有杀手级应用出现吗?

  Vitalik:我希望会有。

  Q:到目前为止,你认为以太坊中最重要的三个项目是什么?

  Vitalik:取决于你怎么定义“重要”和“项目”。例如,Solidity和Vyper(都是以太坊编程语言)非常重要,如果两者不存在,以太坊将无法使用。但我们不会过多考虑它们。

  我认为改善隐私对以太坊的下一步非常重要,同时要考虑到安全性。但是你不能从这些项目中轻松赚出十亿美元的加密货币,除非你是Zooko(Zcash联合创始人)。

  上面说的更接近基础设施。应用项目方面,交易所Uniswap是我今年的最爱之一它使加密货币之间的交换变得更加容易,而且它是一个纯粹的去中心化应用,比中心化应用更易于使用。通用合成资产(General purpose synthetic assets)很有趣,值得关注。

  Q:你一直在试图淡化自己对以太坊的影响力。你是否担心过自己退出导致以太坊竞争力变弱?

  Vitalik:很有可能,在项目的早期有一小部分人致力于推动项目是很有必要的。但随着项目的成熟,我觉得更分布式去中心化的社区架构就会变得重要。

  让以太坊变得越来越去中心化,不是需要我离开或隐退,而是需要更多优秀的人加入,并且承担起和我一样的重要角色。

  Q:除了你,能决定以太坊2.0命运的人还有谁?

  Vitalik:以太坊2.0的决策过程是相对集中的。大多数由3-5个核心人员决定:我自己,Danny,Justin,Hsiao-wei,Dankrad(均为以太坊核心开发者)。

  以太坊1.0的决策过程更开放些,因为它是一条已经在运行的公链。以太坊2.0也在向着这个阶段发展。

  谈颠覆

  “科技不会改变颠覆政府组织和大公司,但是会促使他们改变。”

  Q:人们总认为区块链将颠覆现在的一切。区块链真的是“全新事物”吗?历史上有什么东西和区块链相似?

  Vitalik:区块链有趣的地方在于,它结合了经济激励和社会运动的双重特性,人们主动为它做贡献是因为人们真正相信它的价值并认同去中心化的理念。

  不同的区块链项目侧重点不同。比如Zcash很注重隐私保护,比特币更侧重于价值的存储,以太坊则旨在构建一个能够让人们可以很容易的搭建各种去中心化应用的基础设施。但与此同时,这些项目有其象征性的token,token的价格会上下浮动,如果你持有它你肯定希望它上涨。所以综合这些动机,决定了它和历史上的事物都不一样。


(未完)


本文链接:http://www.hqqukuai.com/news/104.html

广州汉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公众号